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午夜奸魔 第六章 姊妹同悲

时间:2018-02-12 电视台正播放着警方的消息,说今早有一名少女报案,称三个月正值危险期,却被色魔强姦,事主耻于报警求助,三个月后却发现怀有色魔身孕,方才惊慌报警。美媚警花继续报导案件,那事主不正是张思敏吗?她就是三个月前身穿体育服,被我狠狠破处姦污的少女,这样说,她怀的就正是我的骨肉了。果然美媚警花接着说,兇徒怀疑是继蒙面奸魔之后另一位于近期四处奸虐妙龄少女之午夜奸魔,本局正全力辑其归案。
  「要捉我?恐怕你自身难保哩。」
  这警花名叫徐艳,本属重案组,据说一年前与蒙面奸魔前辈对决,竟连自己妹子的贞操也保不住,亲眼看着前辈将她的妹子徐琴破处姦污,她自己却逃过大难,一气之下便离开重案组,往警讯公作。总有一天我会替奸魔前辈好好的对她施暴,可惜的是据了解前辈现正被太太好好看管,短期不能重出江湖。反正无事忙,而我也想看看思敏怀我身孕的样子,一于重临旧地,其实我一向也有收集被我姦污过的少女资料,连同她们的内裤、裸照,甚至录影带也收在密室中,我轻易便找到思敏的纪录,看清楚地址便朝思敏的家进发。
  等了接近一小时,我终于等到我想见的人,只见思敏慢慢从电梯步出,她明显清秀了很多,增添了一份成熟美,可能由于已成为真正的女人吧,不过她的下腹显着突起,有了身孕明显易见,那个就是我的骨肉了吗?
  一瞬间,我的注意力竟被另一样东西吸引着,紧随思敏的身后,步出了另一位少女,她的年龄大约十八、九岁,仔细看她的脸,我发觉自己如受雷击,天啊!我一生也从未见过如此动人的美女。
  她有长长的秀髮,动人的脸容,近看简直与闻名的女星徐若宣有九分相似。这名少女一直跟着思敏,我更听到思敏叫她姊姊,看来她与思敏是一对姊妹。她们一同步进居住的单位,而我则伏在门外偷听,她们原来正在商讨如何处理我的骨肉,那美姊姊一直希望思敏打掉我的骨肉,但思敏却始终不肯,说小孩是无罪的,而且始终有一半是自己的血源。我真想不到思敏竟会维护我的骨肉,看来她真是一个好女孩。
  她们见争论下去也没有结果,便提议先买晚饭回来吃,思敏本想两姊妹同到商场购买,但她的美姊姊见她怀了身孕,便说自己一个已可,思敏因然答应。
  我慌忙躲藏起来,因思敏的美姊姊随即推门而出,我悄悄从后跟着,只见她独自站在这层的电梯大堂,大约是在等电梯吧!看着如此美女,我早已心痕难耐,看清四野无人,随即便向她施袭。我以手紧按她的嘴巴,另一手以刀指着她的颈项,少女随即慌忙挣扎,我在她的肚上轰上两拳,只痛得她眼泪直流,为免事败,我随即把她拖往天台。
  我把她推倒在天台的地上,好好观察着她,真的美艳无匹,不只九分相似,仔细看她的脸简直与徐若宣一模一样,我乾笑两声,便问︰
  「你叫什么名字?」
  「张思蓉」,少女回答着我。
  我故作惊讶︰「不是徐若宣吗?」
  少女也明白自己与徐若宣的相似,便淡淡说道︰「只是人有相似。」
  我以淫邪的目光看着她,思蓉慌张说道︰「你弄错了对象,那我可以走了吧?
  我笑着回答她︰「哪有这么容易!你给我操上四、五次又另作别论。」
  思蓉惊觉我的意图,慌张地以手袋挡在身前,我步步进迫,很快便把她迫到墙角,我笑着以手抚弄她的脸颊。忽然,我惊觉思蓉的眼中闪出诡异的目光,我随即加强警觉,我留意到她的手慢慢抽进手袋内,我随即一把抢过她的手袋,察看原因。我即时明白,然后对她说︰
  「我的好思蓉,你找这个吗?」
  我从她的手袋中抽出一支强力电棒,思蓉见事败慌张道︰
  「不是啊!你想干什么?」
  我淫笑着对她说︰「三个月前在这里,我对你的妹子思敏做了些什么,我现在便要对你做什么。」
  思蓉看来仍不明白,我详细对她解释︰
  「那一晚替你妹妹破处的是我,她现在怀的正是我的骨肉,我是你的好妹夫啊!不过你的好妹夫想亲亲思蓉的美姊姊,来一个姊妹同奸,让你们姊妹共侍一夫,也让你怀有我的骨肉,看你还会不会叫思敏打掉我的孩子。」
  思蓉的惊慌更甚,忙说不再叫思敏打掉孩子,只求我放过她。我笑着对她说︰
  「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便放过你。」思蓉想也不想,一口答应。
  我接着对她说︰「你的好妹夫因思敏怀孕,堆积的精液无处可用,只想借你的肉洞来打上四、五炮。你身为姊姊,当然会答应吧!」
  思蓉慌忙把我推开,含着泪说︰「思敏就在家里,不如你再去奸她一次吧!」
  想不到为求脱身,思蓉竟连亲妹子也出卖,我笑着对她说︰
  「第一,思敏怀着我的骨肉,为了我的孩子,暂时我不会对她乱来。第二,你与鼎鼎大名的美女徐若宣简直一模一样,我对你的兴趣更大呢!」
  我把思蓉压在墙上,以手扣把她双手反手扣起,便急不及待的吻在思蓉的朱唇上,我的手也不闲着,隔着衣服在思蓉又大又挺的乳房上反覆搓弄,手感真的很好,我估计她的质量,便问思蓉︰
  「是36寸D级吧?」思蓉无奈点头。
  思蓉不但样子甜美,而且身材极好,这令我更为慾火高涨,我双手抓着她的衣领,用力向外一分,再用力扯掉思蓉的胸围,接着脱去她的迷你裙,小心地除掉她的粉红花边内裤,收进袋中,我的收藏品又多一件了。我取出相机拍照,然后指着相机对思蓉说︰
  「里面满载你的裸照,或许别人会认为是徐若宣的新写真,不过你最好乖乖听话,不然我保证全栋大厦每人也有一张。」思蓉满心屈辱无奈点头。
  很好,我可以更进一步玩弄她了。
  我解开她的手扣,命她坐在天台的石台上,双腿张开,而我则好好观察她的阴部,一边问她问题︰
  「你今年多大?」
  「十九岁。」
  「有男朋友了吗?」
  「还没有。」
  「给人开了苞没?」
  思蓉不好意思的答着︰「仍是处女。」
  我满心欢喜,接着问︰「你们姊妹花经常在家磨豆腐的吧!」
  思蓉回答︰「从没有。」
  「那你是喜欢吃自己的吧?」思蓉慌忙摇头。
  我生气道︰「这也不、那也不,你是性冷感的吗?你不爱吃自己,现在便现场做给我看。」
  我喝令思蓉双腿作更大的张开,并要她以手不停玩弄阴唇,看来她真的全无经验,手指笨拙的抚慰着,完全得不到半点快感,我决定助她一把。我脱掉裤走到她面前,一面以双手来回抚弄她的乳房,一面要她用嘴唇轻吻我的龟头,我的阴茎拨来拨去,一下子便插入思蓉的小嘴中,她的香舌来回挑弄,带给我无尽快感,我的手也没闲着,不停搓揉她的双乳,指尖捏着她的乳头,思蓉明显地获得快感,只见她紧密的阴唇不断流出爱液,手指的动作也越来越快,我笑着问她︰「是否很爽?」
  我见时机成熟,便将思蓉压在地上,阴茎仍旧插在她的嘴内,我的双脚紧紧夹着她的头,我自己则伏在她的身上,以手分开她的大腿,嘴巴便吻在她的阴唇上,以69的方式互相口交,我嘴巴紧贴思蓉的阴户,吸啜着她的爱液,她的爱液很浓,不过质感很滑。我以舌尖伸进她的阴道内,一边刺激她的阴核,一边找寻她的G点,经一轮探索,终于被我找到了。我以舌尖来回轻扫她的G点,如电击的快感不停侵袭思蓉,她只有把我的阴茎啜的更深更紧,以抵抗连番的高潮,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我们一同到达顶峰,我便把积压已久的精液,射进思蓉的小嘴内。
  量真的很多,精液先灌满她的口腔,再由嘴角滴在地上。
  我假装被激怒︰「你竟敢浪费我的宝贵精液!」说完先命思蓉将口内的精液全喝下肚,再要她像狗一样伏在地上,伸出舌头舐回地上的精液。
  看到思蓉做出如此淫蕩的动作,我的阴茎马上重拾声威。我再用手扣把她反手扣起,站直身把她整个抱起,双手分开她的大腿,阴茎抵在她的阴唇上,如以往一样,只插入少许。思蓉被我整个抱起,重心全失,双乳正好压在我的脸上,我吸着她的乳香,準备以一柱擎天这招式将她破处开苞。思蓉也明白这点,以双腿紧紧夹着我的腰间,令我难作寸进。
  我也不生气,因这姿势思蓉难以坚持,我一边耻笑着她︰
  「我的好思蓉,你的腿要好好夹紧,若你的腿一鬆,你的重量便会把你的阴户压落我的阴茎,自动迫穿你的处女膜。」
  思蓉不敢回答,怕脚一鬆便被我破掉处女膜。我一边以言语玩弄着她︰
  「思蓉啊!你看我这个自动破处机设计得如何?是不是很贱、很无耻?不过你的脚一定要好好夹紧,不然的话便一失足成千古恨,不对,不对,应是一失足便会失身才对。」
  思蓉已慢慢支持不住,她的身体正一分一毫不断下沉,相对地,我的阴茎却一分一毫不断迫进思蓉紧窄的阴道入,又插入了少许。
  「是否快支持不往了?」
  我一面耻笑着她,一面以舌尖挑逗思蓉的乳头,快感令思蓉双脚抖颤起来,不自禁的双脚一滑,我的阴茎随即又插进寸许,我笑着对思蓉说︰
  「你也察觉到吧,我的龟头已顶在你的处女膜上,你再滑落一下的话,你便会给我就此开苞破瓜。」
  思蓉也明白自己处境,双脚尽最后努力紧紧夹着,而我则抓着思蓉的腰肢静待她力尽的一刻。
  再过了三、四分钟,思蓉已体力不继,正想放弃,我把握时机,抓着她的腰向下一拉,阴茎随即贯穿处女膜,狠狠插进思蓉的阴道里。破瓜的痛楚令思蓉哭了起来,我抓着她的腰肢上下不停抽插,八寸长的阴茎整条插入思蓉幼嫩的阴道内,她的阴道出奇的紧窄,令我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是时候给你纪念品了。」
  我说出惯用的对白,便不断用力抽插,阴茎更迫开思蓉的阴道,直接插进她的子宫尽头,强暴的快感令思蓉忍不往娇声呻吟。抽插中我对思蓉说了一番可布的话︰
  「好思蓉啊!我的阴茎已直接插进你的子宫内,若我在这里射精的话,精液便会灌满你整个子宫,到时除非思蓉你是不育的人,否则你便一定会怀有我的骨肉。三个月前,我便是以这招对付你的妹妹,想不到今天又再历史重演。高兴吗?因为你很快便成为母亲了。」
  思蓉已放弃所有抵抗,不停哀求我不要射精在她的体内。
  我哪会理会,说声︰「我要你一生体内也有我的精液。」便在思蓉的子宫内尽情洩射。
  果然如我所料,精液灌满她的子宫,思蓉惨痛得泪流满面。少女对性总有着奇妙的预感,看来思蓉也预感到自己将会因此怀孕,因此停止了一切反抗,以手按着小腹,一脸奇怪的样子,(事后证明思蓉果然因此怀孕)我却从中发现新的乐趣︰少女惨被强姦,事后还怀有色魔之骨肉,这比一切刑罚更残忍。
  那些少女想恨我,可是怀着的却是我的骨肉,一生也只好受尽屈辱,而我却能得到无尽快感,我决定以后也要以这方法羞辱那些高傲的美女。思蓉情绪激动,呼唤着我︰
  「你满意了吧!我将会怀有你的贱种,你这人渣,强姦了我和妹妹还不满足,竟刻意令我们怀有你的骨肉,要我们一生也抬不起头做人,你还不走干嘛?」
  普通人被她如此责骂,一定内心有愧,急急离去,但我可是午夜奸魔,她越骂、我便越兴奋,忍不住打断她的话︰
  「我有说我满足了吗?你前面的处女我要了,后面的我还未到手呢?你凶甚么,你不过是将会怀有我的骨肉。我老实告诉你,不只你与你的妹妹,从今日起,所有我看不过眼的少女,我都会用这方法对付她。所以你们姊妹俩算甚么!」
  思蓉被我的气势压倒,再也不敢作声,我要她像狗一样伏在地上,她只好乖乖照办,我在没有任何润滑剂的帮助下,一下便将阴茎狠狠插入思蓉的屁道内,思蓉随即痛的晕倒,我大力抽插,只弄得十数下,思蓉已被我操得痛醒过来︰「很痛,求你轻一点……」思蓉苦苦哀求。
  她的血丝滴在地上,而我抽插得更为兇猛,百多下的直击重重轰到思蓉的屁眼尽头,八寸长的阴茎整条插入直到尽头,就在我高潮的瞬间,我才把阴茎拔出,将精液尽数射到她的脸上。
  我看到阴茎上满布着少女破肛的鲜血,与及思蓉脸上的大量精浆,身上的奸虐细胞已得到满足,便留下无力得躺在地上的思蓉,悄悄离开。我远离现场,在公共电话亭打了一个电话给思蓉的妹子思敏,她随即惊呼问我找她做甚么,我笑笑口对她说︰
  「你的好姊姊思蓉给我奸得双脚发软,无力回家,现在正倒在天台,即上次我姦污你的同一位置,你快去帮帮她。不过要小心啊!因她与你一样,将怀有我的骨肉,可别弄痛她。」
  思敏说了声︰「禽兽!」便急急赶了出去,而我则向起得意的笑声。
  两星期后,我在报纸上看到新闻︰「张氐姊妹花遭同一色魔先后姦污,同时怀有色魔骨肉,现正双双接受心理辅导,不过,两姊妹被不打算打掉胎儿。警方现正悬红十万元,通缉色魔归案。」
  我看到姊妹二人也不打掉胎儿,不禁得意的笑了起来。